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創作力低下,緣更。

近期主要:凹凸世界(主瑞金)、怪盜Jo(主KJ)、MS(冒險島)。

看置頂。

【MapleStory/白傭】貓與愛貓者。

※點文by大weki
※現趴囉,我是趴囉狗汪汪
※有的沒的私設有

※※※
        他第一次見到那個人,是在一個下雨的夜晚裡。
        沒有撐傘卻從容地走在綿綿細雨的街道上,著實與路上行人格格不入。
 
        艾琳還是孩子,所謂童言無忌,加上一點粗鄙,她毫不客氣地指著迎面走來的他。
 
        那人一頭白髮,身上筆挺的西裝被雨水打濕,胸前繫著紅色的領帶。
 
        「喂!傭兵!」

        「就說了別用那種角色扮演似的方式稱呼我。」
        「那個人沒有撐傘耶,好怪。」
        「妳才怪,不要拿手指著人。」
 
        他連忙點了點頭要向對方示意抱歉。那人原先低著的頭抬了起來,正好與他對上了眼。
 
        和狼狽的樣子不同,是很深很深卻很沉靜的藍色雙眸,當下他牽著艾琳,腳步卻因為這一次偶然的對望而佇足了。
 
        不過對方沒有等待他開口,便又擦身離去了。
 
        他回頭盯著對方的背影,有些出神。
 
        「喂!傭兵!」
        「妳才傭兵,大呼小叫什麼。」
        這句話卻引來小孩一眼鄙視。
 
        「我說你才是吧!你剛剛完全被迷住了呢!臉長得很好看嗎?這麼出神?」
        「……小鬼就是小鬼,不要亂說話,趕快走吧。」
        「是是是,看不出來你還這麼愛面子呢傭兵。」
        「就說了別叫我傭……嗯?」
 
        艾琳聽到這疑問聲也懵了,忙是望向傭兵的視線。
 
        「喔喔,是什麼?流浪貓?」艾琳從傘下跑了出去,跑去紙箱旁蹲了下來。
        「妳是想感冒嗎?」他追了上去,沒好氣地抱怨,並在上頭替小女孩撐著傘。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還有雨衣呢。」她說,把雨衣的帽子戴了上去,說到底也是傭兵太操心了嘛!
 
        「小鬼才不懂監護人的考量,跟妳說再多也沒用。」那人這麼回到,跟著走到了紙箱旁,他在上頭替小孩撐著傘,一邊瞥了眼箱子旁擺放的傘,顯然是有人刻意為了這貓而留下的。
 
        該不會……?
 
        「嗯──是流浪貓呢!」艾琳的驚呼打斷了他的思緒。小孩沒有多想,手就是直接伸進了箱子裡,去揉了揉那小貓的頭,渾身橘金色的毛早有些許被雨水打濕,還牠以為會排斥或躲避,那隻貓卻異常乖巧,沒有任何反應,兩眼也只是抬了起來,沒什麼精神地看著艾琳。
 
        「……」艾琳端詳了一會兒做出結論。「這傢伙跟你的臉一模一樣啊!我們養他!」
 
「啊?」這小鬼邏輯是出了什麼狀況,他理不清思緒,就是給艾琳扯著褲管,她扯的力道之大,都快把他的褲子給扯了下來。「停。」
 
        「不答應我就不停啊,好嘛傭兵!」
 
        然後男子的腦袋快速運轉了起來,他衡量了許許多多的事情之後,拗不過這小傢伙圓眼閃閃發亮的樣子,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只是養隻貓而已,不論是經濟還是環境他們條件都允許。
 
        於是小孩抓起了小貓,舉得高高的,連他都能清楚看到這貓的模樣。
 
        ……長得才不像。他皺眉,離開前不忘再回頭看了眼那把傘。
     *
 
        第二次見到那個白髮的男人,是在凌晨兩點的急診室。
 
        受傷的人不是他,也不是他,而是小鬼在一個轉涼的夜裡著涼發了高燒,又突然上吐下瀉的,所以在大半夜的,他只好開著車到急診室。
 
        艾琳給了護士和醫生去緊急處理,包括打點滴等等的事宜,他就是坐在外面等,剛好和坐在正對面那排椅子上的男人合上了視線。
 
        老實說,真是有那麼點尷尬,對方會不會記得自己呢,自己倒是忘不了那雙像有魔力一樣的眼睛。
 
        「又見面了。」倒是對方率先點頭微笑寒了暄。「你小孩身體不舒服?」
        「……八成是在外面亂吃東西結果腸胃型感冒了。」他頓了頓:「她是我遠房親戚。」
        「這樣啊,平時是你在照顧她的?」
        「她的爸媽被強盜犯殺死,所以我是以監護人的身分在照顧她。」
        「我很遺憾。」
        「嗯。」
 
        他的神情沒有什麼變化,說這些事情的時候也不會覺得可憐而在語氣上有所起伏。他只是陳述事實,而對方也只是個素昧平生的聽眾,也許他們這次說再見以後就不再見。
 
        「你喜歡貓嗎?」對方卻在這良久的沉默後突如其來的一句,這確實讓他傻了一會兒。
        但隨後馬上又是那張撲克臉。「還可以。我有養貓。」
        然後對方笑了,笑得令人一頭霧水。
        「是嗎,感覺你很適合和貓相處。」
        「什麼意思?」
 
        白髮男子笑得瞇起了眼角,那樣的線條很好看。「你很像貓。」
     *
 
        第三次看到這個白髮男子,知道了他的名字,已經是隔了兩個月後艾琳新升上一個年級的學校。
 
        在艾琳班上的家長觀摩日中,他看見那人走上了台,和學生、和各位家長問好後,開始了課程。
 
        他其實有點懵。到底能有多巧啊……
 
 
        在學生與家長的個別談話中,他總覺得特別彆腳,就是覺得哪裡很奇怪。
 
        「還真巧呢。」
        「嗯。」
        「艾琳沒和你說她的導師是我嗎?」
        「這小鬼八成忘了之前見過你。」
 
        他轉過頭去,看著艾琳與其他同學和樂地玩在一起。但面對這個談話他還是明顯有些疙瘩。
 
        「哈哈,小孩嘛。」
        「也是。」他答腔,然後輕笑了。
 
        「你們在笑什麼啊?」稚氣的聲音傳進兩人耳裡,只見艾琳抓著帽子和書包,咚咚咚地就跑到他們面前。
 
        「沒什麼。和他們玩還開心嗎?」
        「喔喔!還不錯,一切都棒透了!」艾琳的回應總是直來直往,要說這是活力呢,還是什麼呢,算了,評價之類的似乎不太重要。
 
        「對了艾琳。」白髮的男子似乎在彎下身前掃了眼他,但是這個舉動很輕微,幾乎會讓人捕捉不到那一瞬的眼神。「你們家有養寵物嗎?」
 
        「有啊!我們家有養貓!」
 
        白色的老師笑了。
        「啊啊,是啊我知道。」視線轉向了他,像是要衝著他說一樣。
 
 
        「你們家可是有兩隻貓呢。」
 
【貓與愛貓者/FIN】

评论(8)
热度(15)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