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
近期主要創作: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Alark)、凹凸世界(主瑞金、其他如安雷安、陸林、嘉金。)
主文,副圖。

【嘉金/同居现代paro】晚餐。

嘉金群作业 Week1 晚餐

※现趴同居

※皆已成年,在大学时已认识

 


※※※ 

        嘉德罗斯其实也不是讨厌吃蔬菜,只是相比起来较喜欢那些能带来极大热量,味道口感又通常极佳的食物罢了。至于质量嘛,虽然总说他挑嘴,但基本上符合上述的大前提,上至一客不晓得几盎司的顶级牛排,下至车站门口出去后右转的平价连锁快餐餐厅。

 

        但是比起热量高的食物,他更倾向坐在自家餐桌前,托着腮帮子,目光投向厨房那处,看着某个金毛渣渣不晓得是开心些什么,在准备饭菜的时候轻轻哼着歌。

 

        有人说吃饭重要的是气氛,一起吃饭的对象也很重要,嘉德罗斯虽然是个时常随喜好而行事的人,甚至自我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但他所做的事情都是经过权衡的──如果说是为了把更多的时间和这个白痴渣渣相处,那么不选择自己第一爱吃的食物,这件事似乎也不是那么不符合他的性格。

 

        况且……

 

        他嗅了嗅从厨房里传出来的味道,西红柿与干酪的香味让他大概猜到了今天的晚餐是什么。嘉德罗斯慵懒地伸了个懒腰,他屁股向后一挪,让椅子借力向后滑动,然后站了起来,踏着十分懒散的步伐走向厨房。

 

        金的手艺有多好,嘉德罗斯是在他们两个都从大学毕业,开始同居以后领教到的。就像他的笑容总是有股魔力一样,起初嘉德罗斯不过觉得就是「不难吃」罢了,而且有人做菜,不用特别去烦恼吃什么,着实方便;就算说自己有特别想吃的,通常不是太困难的东西金都有办法帮他服务得妥贴。

 

        然后嘉德罗斯的胃就彻底被金攻陷了──这种事不可能!他是谁?他可是嘉德罗斯!那个在大学期间轰动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傲慢出名,却以优秀的学术表现和乐团主唱的身分让那些眼红的人不得不闭嘴的嘉德罗斯!要说他被一个普通的渣渣征服,就算只是胃也不能!

 

        如果说是以前的他肯定是这样想的,但久了也对这种无谓的矜持腻了。嘉德罗斯不是个放不下自己的家伙,只是看对象值不值得──的确,一般在他眼中的人多半是虫子或更不如;至于金虽然是个渣渣,但他终究是个自己还看得上眼的家伙。

 

        老是一股傻劲,偶尔朝自己耍脾气,被自己瞪回去时又怂了,对坏事不拘泥小细节,却能够为他近乎举手之劳的举动而开心上一整天──这种人的存在多少还是磨了些嘉德罗斯尖锐的刺,或是说,至少嘉德罗斯愿意为他稍微态度放软一些。

 

        但是人总是互利互惠的关系,没有什么付出是可以毫无所求的,至少在嘉德罗斯的原则里是这样没错。他可是为了这个渣渣放下了不少自己原先所好的事物呢?不过他也没有很着急,他有的是时间从金身上拿到自己想要的。

 

        「喂,渣渣。」嘉德罗斯脑袋凑近了对方。

        「哎?怎么了?正好要端过去了,嘉德罗斯你怎么突然良心发现了,决定要自己来端了吗?」

 

        闻言,要不是金手上还拿着刀子在清洗,他早就一拳砸在对方脑袋上了。不过金虽然是傻,但也不是个不会读空气的人,就见对方脸黑得难以形容,身后还彷佛自带地狱背景,他也知道嘉德罗斯是被自己这句话给惹怒了。

 

        人总说爆发前的火山很危险。

        「不是啦,当然不会让我们高贵的嘉德罗斯大人抬贵手端餐呢!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了啊!是吧是吧,请赶快落座呀,今日晚餐为您送上的是金特制的肉酱意大利面!」

 

        金怂了,赶紧夸张说些讨好的话,只闻嘉德罗斯鼻子轻哼一声,嘴角一勾,凑到了对方的耳旁。

 

        「还有你。」

 

        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金惊愕的表情停在脸上,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过长的反应弧才终于消化完嘉德罗斯这句简短的话,并且抿起了嘴,大片的红袭上了脸颊。

 

        「……你疯啦你!胡说些什么!」

        「我说要吃什么就什么!有你干涉的余地吗?」

        「你、你──」

 

        金涨红了脸没办法再反驳些什么,甚至连耳朵都染上了色。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自然,这么突然啊!太狡猾了!太霸道了!啊啊啊嘉德罗斯──

 

        然而就算他在心里如何咆哮,始终无法化成言语的炮火轰向对方,况且这多半也没什么攻击力,不过是再一次应验自己的确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话语给撩到了。

 

        ──啊啊啊不甘心啊!金咬牙切齿忿忿地在心底叫嚣。

 

        接着,他就感受到对方的手不安分地在自己腰际上下滑动,甚至有意探进他的裤子里……

 

        「喂喂喂!」金使劲力气拉开对方图谋不轨的手。「你能不能消停会儿啊──」

 

        嘉德罗斯的动作被限制了,自然是不爽,他脸色没好看到哪里去地盯着对方,一双颜色灿烂如光的犀利目光落进了荡漾起涟漪的湖水中。

 

        被这样猛然一盯金又怂了。但又马上的,金又突然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软下去了!「……先、先吃面!」

 

        「哼。」嘉德罗斯那笑容看在金眼里又是被解释为取笑,而嘉德罗斯本人呢,是在笑他这傻子一般的退步。金的响应不是拒绝,只是将某些他想要的延后。

 

        「行。我的确是不介意把主餐留到后头,但……」说过了,没有什么付出或退让是不需代价的。嘉德罗斯甩开了金制止他行为的手,脸上露出了满是得意的笑容。「今晚两次。」

 

        话毕,他没去理会再度愣在原地的金,不过转了个身,将两人的晚餐端起,往餐桌的方向而去。

 

        「嘉、嘉德罗斯……!」

 

        金看着对方再从容不过地放下了盘子,迎向他自己又羞又怒的视线。

 

        「还想讨价还价?你是什么时候胆子变这么大了?」

        「你过份!」

 

        「哼,过份对于你这个渣渣正好。」嘉德罗斯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不等对方就拿起了餐具准备享用晚餐。

 

        「要傻愣在那里多久啊?渣渣,别以为你不吃晚餐我就会放过你,老子今晚是操定你了。」

 

        ……过份!金心底只剩下这个词,但显然也没有对现况有所帮助。

 

        金拖着步伐鼓着脸颊坐在嘉德罗斯对面的位置,他也拿起了餐具。原先对于自己的杰作满意得不行的那种喜悦,早已被对方这样胡来的作为给取而代之,现在剩下的,就只是羞愤交加。

 

        不过肇事者看起来相当愉快,嘉德罗斯勾着嘴角,叉起了一口意大利面。

 

        「快吃你的晚餐吧,渣渣。」

        你吃完之后就轮到我了。

 

.End


其他文都还在产,其实也没想到自己在LOF发的第一篇是嘉金…!反正迟早是会写的,哈哈


湾家人所以繁简字转换是靠office内建功能,是不晓得会不会出什么状况啦…(?

一般聊天打字就不会积极转换繁简,还请见谅m(_  _)m

评论(12)
热度(69)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