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創作力低下,基本緣更。

近期主要: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Alark)、凹凸世界(主瑞金)
主文,副圖。

【安雷/咖啡厅paro】A piece of cake.

※咖啡厅paro(可能同時也是现paro)

※涂鸦&1000+的文字短段落

 

※用office内建繁转简,用语如果有不同请海涵

 

        有个客人很刁钻,却又不是那种投诉、赊账样样来的恶劣至极,安迷修其实一开始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

 

        安迷修对他的印象是,他有的时候会跟朋友一起来、有时候会带弟弟来。

 

        但让安迷修印象更深刻的是,他会自己一个人,在礼拜五的下午坐在一人座,有时静静听着音乐,有时是翻翻书或杂志,有时会和人通电话,或凝着窗外,目光没有目标。一待就是到店打烊。

 

        他有张称得上俊俏的脸,总是挂着一抹十分自信的弧度。身形算纤细却不能用瘦弱来形容,他每每走到柜台时,安迷修觉得这人可以以英俊挺拔来概括外貌。

 

        安迷修在咖啡厅工作已经有段时间了,也不知不觉地摸清了他的固定行程,安迷修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常光顾,是因为真的很喜欢喝咖啡吗?

 

        「来这里的理由?那种东西需要吗?」有次他终于不禁好奇地问了,雷狮却是这么回他,安迷修耸了耸肩,其实也没怎么一定要个答案。

 

        有次他在雷狮座位附近的桌次整理,无意间听见了雷狮的回应。原来是身上有这么多事的家伙啊?听起来像是跟家里有关,挺复杂的?

 

        以骑士道自持的他发觉自己在偷听,忍不住在心底谴责了自己一番。但是过了会儿,不受控地又陷回了思绪。

 

        直到那个时候,安迷修都还没发现自己已经在意起雷狮。

 

        安迷修整理完桌面之后回到了吧台那里,擦拭玻璃杯时目光忍不住地投向雷狮那桌。

 

        雷狮已经放下了手机,少见的露出了疲态,他侧过了头盯着窗外,和煦的午后阳光洒进了紫色的瞳眸,安迷修突然觉得这家伙也能这么静得像幅画,还是美的那种。

 

        他收回了视线,看着不知道被来回擦过几次的玻璃杯。

 

        安迷修突然能够理解雷狮要来咖啡厅的原因,每个人或许都想要寻那么一处自己习惯、愿意留下的空间。只是刚好,这里适合雷狮,所以他就这么待下了。

 

        然后到这个时候安迷修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克制地将目光追着雷狮。心里一阵麻痒难耐,命运是要怎么造作才能让一段不好的初遇发酵为眷恋呢?

 

        轻轻的一声「喀啷」,瓷盘落在木桌上,雷狮收起了望向窗外街道的目光,转为落在身穿着咖啡厅制服的安迷修。

 

        「怎么?」他打趣似地望了一眼,然后打量了下那块被置放在桌上的蛋糕。「这不是很热门的限量蛋糕吗?」

 

        「……」安迷修一时语塞。身体自己动了起来,安迷修也没想到自己难得做事这么冲动。

 

        「这是招待我不成?」雷狮见对方不说话,自己继续了话题。

        「是招待你的。」安迷修回答。「店长招待常客。」

 

        鬼扯。安迷修对自己吐槽。那是店长特地为员工留的,属于安迷修自己的那一份。

 

        「是吗?还真是懂得绑住客人。」

        「说什么绑住,这叫回馈。」

        「还不就收买人心吗?」

        「……不跟你吵,好好享用。」安迷修擅自结束了对话,离开了桌子旁。

 

        每个人或许都想要寻那么一处自己习惯、愿意留下的空间,或许这是雷狮来到这间咖啡厅的原因,安迷修是如此认为的。

 

        安迷修自己也会想要找那么一处地属于自己,无论是心里上、还是外在环境。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不会介意雷狮走进来,甚至会是乐意。

 

.end






我要疯 安哥的服务生制服苏得我满脸【哭着

想下这个标题除了是因为短文里面安哥送了一块蛋糕以外,也想说的是要喜欢上一个人可能也是如此简单,这样的双重含义…

 

好像太油了点啊【溜了溜了


谢谢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10)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