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創作力低下,緣更。

近期主要:凹凸世界(主瑞金)、怪盜Jo(主KJ)、MS(冒險島)。

看置頂。

陆林《日和》

※CWT48给朵宝( @麻実寧寧 )和唯宝( @Yui )的限定无料

※就送给他们了,看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虽然你们是恶劣兄弟但我很爱你们啦!

※長度只有1000+些

※场景、部分画面、部分剧情是唯宝梦境提供的


※一样office内建繁转简,有问题就…也请多指教

 

 ※※※

 

        那无疑是相当适人休憩的午后,徐风从对面的纸拉门内吹进了中庭,不大不小的空间顿时像是有甚么调皮的精灵带进了生气,连同那始终精神与自信的笑声落入紫堂陆的耳里,一点也没听漏。

 

        他不疾不徐地端起茶杯,嘴靠上杯缘,两手一托、头小幅后仰,暖人心扉的茶香入口扩散,汇流于口腔最末端,顺势进了咽喉,入了食道,最终奔向胃袋,他觉得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是跟我闹什么脾气啊!

 

        这股雅致与宁静看似被一声吆喝给打碎,紫堂陆不需要转头就可以知道是谁如此不识趣;但正因为知道对方是谁,紫堂陆也没对这个破坏气氛的家伙生气,反倒是无可奈何地吁出了口气,嘴角不住上扬。

 

        在陆身后不远处,紫堂林一边毛毛躁躁地与他的幻影龙蜥「友好相处」着,然而粗脾气的他似乎正与他的召唤兽意见不合,一人一兽一边吆喝、一边吐着气响应对方。

 

        喀搭。池塘内的竹子盛满了水,随重量下倾碰在石上发出了厚实的声响。

 

        紫堂陆听着身后闹腾,却只是抬起了头,他暂时没有多加制止紫堂林的行为,从鼻子深吸了口气,些许樱香悄然散于空气中,枝垂樱被若有似无的风儿撩动,像极了无形的手拨动琴弦,最后在眼前只留下摆荡。

 

        暖阳洒在这一方庭园里,紫堂陆觉得温度随着掌内的茶杯一起传了过来,甚至暖得让他手掌沁了汗,于是他放下了茶杯,同时他注意到了无意间飘落在杯内的樱花瓣,随置放而徐徐摆荡的液体,使得樱瓣在表面滑动。

 

        哒哒哒。毫无节奏可言的脚步声,当声音骤停,紫堂陆发现自己背上多了个重量,他的脖颈前环绕了一双手臂,相同发色的脑袋埋进了他的肩窝,若有似无地蹭了两下。

 

        哥!告诉你那只召唤兽脾气有多差!

 

        紫堂林滔滔不绝地抱怨着,话的内容多半也是自己脾气太冲去刺激召唤兽,但她总有办法把事情说的都是别人的错一样,吐出这段连珠炮般的怨言的过程中,紫堂陆没有讲话。

 

        嘘。

 

        紫堂陆稍稍测过了脸,那只与对方相同目色眼睛也没有任何责备或威吓,不过紫堂林就这样乖乖地闭上了嘴。他撇撇嘴,不发一声地又把头埋回了自家哥哥的肩窝。

 

        「那些都别管了。」茶杯被紫堂陆重新拿起,瓷器的表面刻意做得些许粗糙,但捧着久了,却也不是个令人疙瘩的感觉。

 

        「喔……好吧!既然哥都这么说了!」紫堂林回以一个大大的笑容,紫堂陆想到前方撒在中庭的和熙阳光,着实暖和。

 

        「对,别管那些。我们该去吃点心了。」

        「哎?今天有点心?」

        「是本家那里送来的。」

        「喔!想说奇怪!羊羹吗?」

        「红豆的。」

        「哗——挺甜的啊,不错!」

 

        提起本家,紫堂林忍不住又抱怨起了紫堂幻。

        而这一次,紫堂陆加入了话题。

 

.END

评论(2)
热度(14)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