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理論*

稱呼:小瞳/Hitomi皆可。
近期主要: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凹凸世界(主瑞金、all金、安雷安、帕佩)
主要是文手,不過會塗鴉個就是。

【松/材木松・カラトド】意外的情节

*短短的段子

*我愛カラトド、一生推

 

=====


      浪漫的场景,粉红色的氛围,还有相视时交换彼此荡在眼底的那股难以述说的情绪。
以这样子的手法拍摄的电影随处可见,老实说,看久了便令人对此麻痹,毕竟只出现在偌大的屏幕中,存在虚构的故事里头。

      然而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能明白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有多么令人感到脸红心跳。

 

      「……、呀!カラ松兄さん大笨蛋!」

      脸颊早就染上一大片适合他的粉红色,脑袋像是烧到一个极致,除了像这种把责任都推给对方的话语之外,似乎也不能构思出任何完整的句子。

      他從來沒期待過對方能給自己什麼浪漫的待遇,畢竟是那個カラ松,即便是所謂的「浪漫」,在他的字典中肯定是無與倫比的「痛」——他不需要那種東西,有時候他會知足的想,就算只是在旁邊,這樣就夠了。

 

      原本是这么想的。然而在对方的无意中,总是狡猾的让自己更加喜欢对方。


      好比说,出门购物时自动接过自己手上大包小包的袋子;好比说,为自己买了最喜欢口味的咖啡;好比说接近了傍晚,带自己到「Secret Place」,欣赏他口中的「The Most Beautiful Scene」。


      老套的行为,却又能打动自己,说起来是不是自己标准太低啊?
应该不是吧……他没好气地开始在脑袋胡乱思考起来。

 

      「差不多該回去了?」


      カラ松的聲音喚回他的注意,僵硬地將別向一旁的臉又轉了過來,一雙明亮的眼睛映著夕陽的暖色,同時也將穿著皮夾克的身影給妥妥收進。

      温和的笑容。他很喜欢这样看着对方,像是自己也被那温柔的视线给尽收眼底。
      涨红的脸始终没有褪去色彩,感觉滚烫的知觉好似正不断侵蚀着自己。

 

      「嗯、トド松。」カラ松把右手中的袋子全都交到另一手上,空出手後,他以手背輕輕磨蹭對方熱熱的臉頰。


      「咦?」對於カラ松突然的舉動百思不得其解,噢不,正確說來是他失去思考能力吧。
高鸣的心脏随着薄暮的光辉,令自己眩目不已。

 

      「变得so hot了呢?因为夕阳的关系吧?赶快回去吧?」
      不敢相信,这个人到底可以没神经到什么样的地步。

      「……不敢相信、」
      「嗯?你刚刚有say anything吗?」
      「啊啊啊、好痛!カラ松兄さん!」


      ──再有自觉一点啊!都是你啦笨蛋!


.Fin

评论(3)
热度(20)
©自由理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