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理論*

稱呼:小瞳/Hitomi皆可。
近期主要: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凹凸世界(主瑞金、all金、安雷安、帕佩)
主要是文手,不過會塗鴉個就是。

【松/材木松・カラトド】Sweetie!!

※0524六子生日那天也是朋友生日^D^...!!借机来个材木!!

 

-

カラ松總是在意著一點也不重要的事情,儘管這些舉動看來不必要,但大部分都還是能使他在末弟心中額外加分。

 

トド松睏了的時候,傍在他身旁的カラ松便會動作溫和地伸手,讓對方的頭緩慢靠穩自己的肩頭,如果這時前者想撒嬌了,輕輕磨蹭著後者的衣服,手也攫著衣角,作勢カラ松要是沒個回應,絕不放手似。

 

然後,カラ松的手臂會環過末弟的背部,讓他向自己更靠緊些。順勢撓撓相當柔軟的髮絲,手指偶爾滑過對方耳廓,麻癢的感覺也會使トド松發出些許甜膩的抗議。

 

トド松不得不承認,這種滋味是甜的,就像他喜歡吃的那些甜食一樣,無與倫比、難以形容的甜滋滋口味。就算他从来没说过,但每每相同的举止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也总是难以掩饰欣喜的感受,染上粉红的双颊,一路延伸至耳根,随着对方愈说愈夸张的情话,渐渐转为潮红。

 

讓他更爆炸的點,大概是カラ松自然地在他臉頰、額頭、鼻尖或是耳骨處獻上親吻。也不知道是沒神經還是沒大腦,當トド松抬起頭來不甘心地漲著滿是害臊的面容向對方抱怨時,カラ松才來個遲到的不好意思。

 

突然刷紅的一張相似的臉,讓トド松更加忍無可忍──到底是誰該害羞啊!笨蛋!

 

頓時間變得斷斷續續不連貫的愛的句子,全都七零八落掉在了嘴邊,カラ松顯得相當笨拙,還會因此而沮喪起來。トド松好氣又好笑,怎麼自家的二哥能夠麻煩成這副德性。

 

不过就算如此,也还是好喜欢。

 

因為就算是這麼好笑的樣子,カラ松的手仍然會實實扣緊他。炙热的温度,丝毫不客气地窜入他的手掌。

 

無疑這是甜的味道。當カラ松覆上他的嘴唇時,像是嚐著剛出爐的熱蛋糕,少了的是印象中的奶油香味;取而代之,便是那人帶來的熟悉幸福。

 

 

 

.FIN

评论
热度(19)
©自由理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