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理論*

開放的道路令人惘然,而我想我正踏在這條路上。

【松/材木松・カラトド】Here You Are.

噗浪上的60分活動> <!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

 

(16/7/9)題目:劇本

 

[Here You Are.]

 

=

 

*高中設定

*カラ松→唐松

*トド松→椴松

 

 

*很我流

*おk?

 

↓↓↓

 

=

 

       在我的世界裡,有你。 

 

       椴松看著即便不想承認,演技卻是十分精湛的那個人,在舞台的聚光燈下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這個台詞一出,這齣戲劇的情節來到了最高潮。 

 

       椴松卻閉上了眼。

 

       他聽著熟稔的聲音,溢滿著情感,透過十分高效能的音響,充斥著整個大禮堂。椴松可以假裝他的四周一個人也沒有;他可以假裝那些即便浮誇,卻又令人怦然心動的話語,是對著自己說的。

 

       來到了謝幕的時間,那受到眾人喝采的男女主角站在舞台的正中央,掛上笑容對著台下的觀眾們鞠躬。椴松也接收到,那人看向自己,用唇語說了一聲「大成功」,看來是相當得意的樣子。

 

       椴松跟著其他人一起鼓掌著,看到自家哥哥投來的訊息,沒好氣地笑笑,回了一句「真是恭喜呀」。

 

 

        公演結束後,觀眾三三兩兩魚貫出了活動中心,椴松始終坐在位置上,突然之間心頭一陣酸。好不甘心,這場戲的劇本裡,沒有他。他沒能站在他的唐松哥哥旁邊,一點機會也沒有。

 

       但他自己本身就不是演劇部的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他還是好不甘心。他的世界裡有唐松,侵占著一大塊,他躲也躲不掉,逃也逃不開。就這麼扎扎實實地在那裡。 

 

       可唐松呢?在唐松的世界裡,屬於椴松的那個位置,存在嗎?

 

       這齣劇是好評到了一個極致,才更是特地加演一場。可椴松又看了一次,看得他心裡酸,不是滋味,明明自己最在意、最喜歡的傢伙,是那麼的出色又耀眼,簡直無可挑剔。

 

       但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那裡沒有他的位置,這劇本裡沒有他的位置,他沒法站在那裡,唐松的身邊。他就是如此任性到這個地步,因為已經喜歡得無可救藥。

 

       「Hey!椴松!」將戲服換下,重新套上制服的唐松小跑步過來,選了一個椴松身邊的位置坐下。「怎麼樣,今天的表演也是Perfect對吧?」

 

        還是那樣得意地笑著,忍不住就開始大肆說起自己今日的表現如何如何,而這其中其實還有發生什麼小插曲,又是靠著他如何如何帥氣地化解尷尬。不過椴松都知道,這些浮誇的話都是他在自說自話。

 

       也懶得去戳破,即使戳破了,唐松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下一次還是這樣。椴松還沉浸在方才的思緒裡,嘴裡也只是「嗯、喔」了隨便應個聲。

 

       注意到末弟恍惚的態度,唐松停下喋喋不休,大禮堂恢復安靜,兩人看似是呆愣愣地坐在那兒。

 

       「椴松每次都坐在這裡的,我知道。」 

 

       突然沒頭沒腦地,唐松開口說了這句話。而這句話也正好讓椴松回過了神,倏地側過了頭,他看向望著舞台的唐松,額上和頰邊還有些許汗珠,認真凝視著前方的眼神,那麼點的帥氣。

 

       明明就是同張臉啊,氣質卻不一樣,真是太過分了。椴松逕自想著,等著對方開口。

 

       「所以我不會怕找不到椴松,因為你就在這邊看著我,對吧?」

 

       他別過頭來,衝著椴松一笑。這個舉動卻讓椴松突然地哭了起來。

 

 

       「嗯、我在這裡──唐松哥哥、我在這裡──」

       「嗯,你在這裡。」

 

 

       唐松儘管一頭霧水,仍是伸手一環,將末弟擁進懷裡──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反正椴松就是心情不好,那麼他就有這個義務去安慰他。

 

 

       因為椴松一直在這裡看著台上的他,這裡、這個位置,是屬於他的。

 

 

       「在我的世界裡,有你。」

 

 

 

.fin

评论
热度(12)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