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理論*

稱呼:小瞳/Hitomi皆可。
近期主要: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凹凸世界(主瑞金、all金、安雷安、帕佩)
主要是文手,不過會塗鴉個就是。

【MapleStory/戰國/森蘭丸→←神那←花狐】戻れない。

※這樣那樣

※我喜歡看守護著神那的花狐,但神那的心是向著森蘭丸的,這種修羅場(壞

※我覺得我印象中的森蘭丸怎麼有點兒蘇啊

※很對不起但有私設


※※※正文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這個地步,堅強的少女想起以往種種,竟不自覺露出了動搖的表情。她的狐妖見此更是心頭一陣慌,抽了少女約莫一成的法力,化作了人形。

 

        他順著少女微垂的視線,正好蹲在她的目光中。擔憂的神情毫無掩飾,就像現在這少女也正表現出滿滿的不安。有人說,陰陽師和其靈獸的關係好到能夠感受到彼此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見了花狐這副模樣,綾小路神那有種自己被看透的感覺,她實在很不習慣、也不喜歡這樣,只是因為對方是花狐,她稍稍能不去在意這件事。然而神那仍是眉頭一皺,看似是在責備對方擅自的行動。

 

        「對不起啊,神那,可是我很擔心妳。」手肘撐在膝蓋上,兩掌托著臉頰。

 

        「需要擔心什麼,來,我們回家吧。」

        「妳在動搖。」

        「……有什麼辦法。」

 

        放下了那股一貫的矜持,神那的口氣變得有些飄忽,似是在忍著什麼,堵在胸口裡頭,有不能隨意吐出的情感。花狐光是看著這樣的她就覺得難受,因為她知道自己什麼也做不到。

 

        森蘭丸,一切都是因為他。

 

 

        初次見面的時候,兩個人都是以優秀的資質而被提拔為皇室御用陰陽師的見習生,跟隨土御門晴明習得更高階的陰陽法術,在未來將成為保護松山紋櫻公主的主力。

 

        少年少女自年幼起在晴明家做任何事都是出雙入對,打掃、修行、備飯菜、跑腿……不等。人都說,日久見真情,他們雖會拌嘴,最後卻還是能握手言和,在每一場考試中良性競爭,看在旁人眼裡,是未來相當有可看性的一對青梅竹馬。

 

        要說是什麼時候傾心的,大概是受封職位的前一天夜裡,他們倆剛好都睡不著,便就坐在長廊上,晃著雙足,看著偌大的、寧靜的庭園。神那和森蘭丸都不發一語,只是靜靜地望著前方。

 

        『你會緊張嗎?』率先開口的,意外是神那,她拿著一串三色團子,細細嚼著,有些漫不經心地問著。「我是指,從明天開始之後,就是紋櫻家的御用陰陽師了。」

 

        『妳們綾小路家和松山家從以前就關係很好吧,沒問題的。妳和公主又是從小玩在一起。』

        『我不是說我啦,笨森蘭丸,我是說你呢?』

        『我……?』他淡淡地吐了這單詞,視線倒是轉向望著神那。『像以前一樣的話,就沒什麼好緊張的吧?跟妳一起。』

 

        當時的她還不知道,原來一個人的言語能有這麼大的力量,是言靈嗎?她那時還不能理解這種感覺要用什麼來形容。

 

        是夜,月圓如銀盤,卻沒人能看清其早已缺了一小部分,逐漸走向殘缺。

 

        於是沒多久,森蘭丸因追隨織田信長而離開了土御門晴明家,不告而別。在後來人們時時談論到六魔將軍的野望,不安的氛圍瀰漫開來。神那一怔,像是已經譜好的曲,被插入了一個陌生的章節。

 

        而她對森蘭丸的情感卻尚未能在這時畫下休止符號,她也不清楚,似是沒有當面揪著他的衣領問個清楚,沒有賞上對方兩個巴掌,她絕對不罷休。

 

        她還是不知道自己在對他保留什麼,是那份最初萌芽,卻瀕臨凋零命運的愛戀嗎?

 

        神那不喜歡這樣的自己,甚至對此感到生氣,她本就不是個善於處理情緒的女孩。以前,森蘭丸會用他的方式讓她踩剎車,不至於闖出什麼禍;現在,她是不會闖禍,卻沒了人攔住她,感覺不知怎的,就是很差。

 

 

        「回家,我們要回去哪?」花狐起身,望著向前的神那,而對方聞言,止住了腳步。

 

        「晴明大人家。」

        「神那,我們回不去。」

        「我們回去……」

        「神那!」

 

        「花狐,我好想回去。」她蹲了下來,少見的脆弱的模樣。

        「沒事,妳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花狐將陰陽師少女打橫抱了起來,踩著步伐往村莊而去。

 

 

        綾小路神那自己知道是回不去了,然而好強的性格竟然在這個時候變成了一股前行的阻力,莫名執著過去那段時光的她,是會被脆弱給吞噬殆盡的。

 

        連最初的地方也回不去了,全部被打得一片混亂。

 

        她依稀還記得,在他們初次見面到後來一起生活的那個家裡,那個夜裡。

 

 

        嗚呼,十六夜中,如夢櫻般盛開的愛戀,短暫而步向永久的缺憾。

 

.fin

评论
热度(10)
©自由理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