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創作力低下,基本緣更。

近期主要:MapleStory(英雄、神子中心、Alark)、凹凸世界(主瑞金)
主文,副圖。

※瑞金向注意,虽然我只画了金

※无论图还是段子都很凌乱【跪了

※惯例文字office内建繁转简,不知道会有啥问题请多包涵

 

        金觉得自己身体飘飘然,好像快要飞起来似,他晃头晃脑的,好不容易才晃进了房间。

        格瑞早就已经进房坐在床上看书,门被打开后,他看见金这副醉得不轻的样子,也没去搀扶帮忙,只是放下了手上的书,好好盯着对方的动作。

 

        要是真的不太行的话再去帮忙吧,他也是该学着为自己负责。

        但一方面会这么想,到底还是格瑞心底稍有不满。

 

        这家伙怎么就让自己在外面喝醉成这副模样?

 

        「格瑞!我回来啦!等一下啊!有什么事情待会再说,我先洗个澡呀!」喝了酒后的金嗓门儿特别大。

 

        跌跌撞撞地开了衣柜,金花了点时间才把自己西装外套的扣子解开了,他想着要把衣架拿下来,把外套挂上去,手极力的伸长却怎样也捞不到上层的衣架;但其实下排也有空的衣架,然而现在意识迷迷糊糊的金并没有发现。

        似是和高度赌气,格瑞从这边看着金不知道咕哝了什么,尔后鼓起了脸颊,红通通的脸蛋让他活像个红气球。

 

        金放弃了拿衣架,便随手将西装外套丢落在脚边,这个动作让格瑞忍不住皱了眉头。

        但他不动声色,只是继续静静看着金接下来在做什么。

 

        金接着哼着不知道是什么歌的旋律,身子也跟着轻轻晃起来,后来又猛然想起自己还要拿衣服盥洗,便又手忙脚乱地继续脱自己的衣服。

        他解开了领带,随手一甩,正好落在西装外套上。接着他身子有些不稳,却还是弯下了腰脱下袜子,在脱右脚袜子时,单脚站立一度让金像是要跌倒的样子,看得格瑞捏一把冷汗。

 

        脱衣服的顺序没一个章法,金脱完袜子以后站直了身体,开始与衬衫的扣子奋斗,但解了一两颗又失去耐性,他便转而开始脱下西装裤。

        这次倒是挺顺利地脱下了,两条腿暴露在空气里面,还让金忍不住打了颤。

 

        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金突然转向格瑞,作势就是要向他跑过去。

        格瑞还来不及提醒金脚边的衣服,金就跨出了一步,也不出意料地绊到了自己随便丢下的衣服,跌了一跤。

 

        见状,格瑞马上下床了。

        他走到金旁边蹲下,询问有没有事情。

 

        金非常大力地摇了摇头。「我没事!虽然的确是有点疼啊!嘿嘿……」

        他傻傻地笑着,抓了抓头,因为摔了一跤的关系,衬衫滑了下来,一边的肩膀也露了出来。

 

        格瑞叹气。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金盯着格瑞的脸,茫然的像没魂一样;于是格瑞伸手在金面前晃了晃,才又唤回他的注意力。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格瑞复述了一遍问题。

 

        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半瞇着眼,对着格瑞说道。

        「嘿嘿……喝了点酒……」

        这样子看上去还真那么媚人,格瑞听了回答又是一声叹息。

 

        「不只一点吧。」然后这么吐槽。

 

===

 

昨天31写了小段子,又说了想看瑞金个别的喝醉反应,然后我半夜赶完CWT认亲卡就忍不住摸了一把…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瑞的场合,我怎就这么喜欢喝醉哏【茫然

 
评论
热度(2)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