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呼小瞳/Hitomi/論論皆可。灣家人,繁體有。創作力低下,緣更。

近期主要:凹凸世界(主瑞金)、怪盜Jo(主KJ)、MS(冒險島)。

看置頂。

[瑞金]涂地比赛是你赢了,但我可没输!(Splatoon2 paro R18)

※凹凸世界衍生二次创作、CP是瑞金

※内建繁转简,不知道会有啥问题

※虽然没有提到多少,但是是Splatoon2的paro【大概是…

※是看Y晴老师画的图后的脑洞

 

※是R18← 未成年的好孩子请速速离开

※车技不纯熟请包涵

※是PWP

※金相当主动请注意

 

※全文请走外连(翻车了请再和我说

 

 ※※※

 

 

        金将身体挨近了格瑞,他脸上还沾着一点没清理到的颜料,是绿色的。

 

        似乎是注意到格瑞的视线,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碰了湿湿的地方,格瑞看到那块颜料被金的手指抹出了一道痕迹,但本人似乎不怎么在意,对于指尖上沾染的颜色,不过是嘀咕了一下。

 

        金的食指指腹在格瑞的颧骨上抹了一下,他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好像孩子恶作剧得逞似的;格瑞挑眉,没有移开视线,只是看着金接下来还想做些什么。

 

        「哎,我还真是大意了,一不留神后面,你怎么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

        金嘴上说着比赛的事情,一手却平贴在格瑞的胸前,另一手指尖由上划了下去,转眼来到对方腰际,金用手指抚着他结实的小腹。有句话是这么说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沉默面对金这些举动,格瑞转了转眼珠后竟是阖上了眼;金对此很不满意,鼓起了脸颊,赌气似地在他小腹肌肉上一压,方才未干的颜料又沾了上去,更是暗示性十足地画了个爱心,格瑞虽没有睁开眼睛,感官却清楚告诉他金这家伙在上头画了什么图案。

[这爱心的意思,格瑞怎么可能不知道?]

        两人缓了一下后,格瑞稍微地清理了下金身上的液体,顺便将他的衣服都穿了回去。

 

        「是你输了!格瑞!」金突然这么说,声音还哑哑的。

 

        格瑞将背心的拉链拉了回去,没搭理他。

 

        金对此当然不满,立刻拉着格瑞的手,把他扯了过来。

 

        「里面全是你的东西,格瑞你可还真把我都涂满色了。」金虽有疲态,但那得意洋洋的笑容却怎么样也掩盖不住。「但是、是我赢了,你看你果然这么爱我!」

 

        格瑞叹口气,将金捞了起来扛在肩上。

        「行,你赢了。」

 

        然后他听见金嘿嘿的笑声,自己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如果是这样,他的确不介意自己当个输家。

        没错,他的确这么爱他。

 

.Fin

 

   

谢谢  @Y晴 老师画Splatoon2的辣翻天衣服给我看,我这还睡什么,七夕给他们为爱鼓掌【一头撞墙

 

里面也只提到一点点几乎没有的用语,对,对不起,我就是想看他们穿很hot的服装,做一些我们都想看他们做的事情

 

然而这车我看是台破破的三轮车了…

 

我可以被揍,但瑞金一定要去结婚【认真

 

p.s.有什么想法欢迎留下评论or私信,感谢u///u

评论(13)
热度(51)
  1. Y晴自由理論*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老天鵝喔看看我們HITOMI SENSEI多會寫車啊...!!!!!!!!!!!!!

© 自由理論* | Powered by LOFTER